首頁 >其他 >封底人物 > 正文

李土生:盡忠行孝家與國 內仁外義道及法

歲月有涯歌且行 情灑人間心無悔

中華英才 作者:鄧麗君 呂月華 2019-06-03 19:02

核心提示: 本刊專訪北京土生書院院長、中國傳統文化促進會名譽會長、北京國際漢字研究會副會長兼秘書長、中國書法家研究會副會長李土生。

編 者 按

“百善孝為先。”數千年中華文明源遠流長,孝道文化不僅是中國社會自古及今所遵從的基本道德規范,更是中華民族傳統文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學大師李土生先生半生忙于書法創作和學術研究,2007、2009及2011年三次在人民大會堂舉辦專著《土生說字》和《手抄國學經典》新聞發布會,第一次,雙親坐在臺下,后兩次父親則永久地缺席。有感于“子欲養而親不待”,他便發愿,在有生之年將力所能及推行孝道文化。此后,他一方面堅持逢年過節為家鄉老人送溫暖送福利,另一方面在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街道養老照料中心常年組織每月一次的敬老慰問活動,風雨無阻,從無間斷。不少社會人士被其善舉所感染,紛紛加入,活動辦得越來越精彩,在社會上引起了積極反響。2019年4月26日,北京東直門街道養老照料中心迎來土生團隊第100次慰問活動,值此活動之際,本刊對李土生先生進行專訪,一探初心,并對活動給予跟蹤報道。

694014
王穎卿 攝

李土生,一個非常傳奇的人物,從習武到揮毫,從易學到中醫,從著書立說到力行公益,從說文解字到弘揚孝道,樣樣涉獵,又行行精通。獨處時,他習字作畫或悠游書海,樂在其中;社交時,他慈悲為懷且一視同仁,以德服人。“文武雙全”、“著作等身”已難以概括他的半生所學;“勝友如云”、“廣受愛戴”也不足以形容他的人格魅力。他用生命書寫的傳奇不同于旁人的特立獨行,不是“舉世皆醉我獨醒”式的愁苦,亦非橫掃天下的遙遙領先,只是安于一字一句的積累,冀圖弘揚民族傳統文化,讓華夏文明普照萬世;只是立足于一家敬老院和家鄉老年協會去推行孝道,以推動全社會的和諧美滿。

 

”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橫渠四句”被歷代學者和仁人志士奉為至高的理想與使命,雖穿越千年尤熠熠生輝,任思潮更迭仍直抵人心。

站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新的歷史階段,不少勇擔使命的先鋒于滾滾浪潮中洞察時需,以一己之長反哺社會,日積月累,成就斐然。他們往往不事張揚,卻總能以誠感人,以學惠人,以德服人。從軍營中走出來的國學大師李土生就是這樣一位典型代表。他雖然已過了退休的年紀卻仍然將日程安排得滿滿的,因為他那一身絕學尚有用武之地,滿腹經綸尚待進一步傳播,滿腔抱負尚未完全實現。

上 篇  情牽公益——深仁厚澤,天天向善

李土生就是憑著一顆純然的赤子心,在老人們面前努力扮演好“孩子”的身份,從2011年開始,每月專門抽出一個下午來看望這群老人,陪他們聊天,給他們送禮,給老人們帶來歡樂,這一堅持就是八九年。

“我取得的一些成就是爸爸媽媽的驕傲,但是爸爸去世那天,我感覺對不起他們。”

敬老孝親,始于足下

2019年4月26日是個尋常的周五,而對李土生來說則是個意義非凡的日子,因為他要把整個下午用來履行一場約會,兌現一個諾言——在北京市東城區東直門街道養老服務中心舉辦第100次敬老慰問活動。所以,盡管四面八方請他講課的邀約不斷,但他仍然雷打不動把這一天空出來留給敬老院的老人們。

694015
李土生92歲高齡的母親

單純從年齡上來講,現年66周歲的李土生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老人”了,然而,在一群耄耋老人的面前,他無疑還是個“孩子”。而他,就是憑著一顆純然的赤子心,在老人們面前努力扮演好“孩子”的身份,從2011年開始,每月專門抽出一個下午來看望這群老人,陪他們聊天,給他們送禮,給老人們帶來歡樂,這一堅持就是八九年。

那么,究竟什么原因讓自成一派的一代書家、文字學家將目光從創作中轉移到現實生活中的老人群體呢?話要從2008年說起。

“那一年,我爸爸87歲了。他去世的前一天晚上,我正在南京大學講課,但是總感覺不對勁兒,爸爸會有事。后來實在坐不住了,就跟領導請假,第二天早上坐著六點半的飛機就趕回了北京。要是在平時,我會把行李先送回辦公室再去看望爸爸媽媽,但是因為感覺不好就直接回家,說要見爸爸。媽媽說,爸爸沒事啊,思維也跟以前差不多。我看到爸爸確實挺好的,就回辦公室了,剛好當天的《北京日報》有一篇報道介紹我的漢字,想到爸爸看到我的名字和作品見諸報端會很高興,就拿著報紙回去給他看。”沒想到這一見竟是人間永別。那些日子對李土生來說是極其煎熬的,既要照顧老母親的情緒和健康,又要壓抑自己心中的悲痛。

就是這份“子欲養而親不待”的遺憾將他從埋頭寫書習字的癡迷中徹底激醒了。當父親的骨灰被運回老家浙江東陽后,他找到村長、村書記傾吐自己的想法,想在村里捐建老年協會,把三四百號人聚在一起,給父親辦一場葬禮。葬禮當天,他站在回村的必經之路的路口,挨個發紅包。隨后,在這場幾十年來全村第一次大聚餐席間,李土生承諾:自此以后,每逢春節、清明節、端午節和中秋節,一定回村里看望老人、慰問老人,每年承擔一次免費旅行。這種突如其來的一系列福利對許多一輩子過得緊巴巴、沒出過遠門的鄉親們來說是莫大的好事啊。

一諾千金重,轉眼間,十年過去了。自村老年協會成立以來,符合年齡標準的老人們陸續入會,并享受到了李土生承諾的待遇,而那些年齡即將達標的老人們也都盼著早點兒入會。當老人家坐上大巴或動車走出家鄉,住上星級賓館,瞭望外面的世界,都紛紛落下感恩的眼淚。

“大善最美”

上善若水,大愛無痕

家鄉老人的眼淚沒有給李土生帶來欣慰或滿足感,他反而變得更加地惆悵。此時的他也已年過半百,對生命、生存和生活有了更深一層的思考。“生命的長度不是由自己來決定的,不是說你想來就來不想走就不走的,關鍵在生命的寬度和深度上怎么去把握。生存不是你說了算,但是生活呢?”想到去日苦多,想到還有那么多人一生勞碌而無所得,甚至膝下凄涼,他便決定力所能及做更多事,為身邊的人,為能夠接觸到的老年人。

時不我待的緊迫感驅使著李土生以最快的速度聯系上了公司所在街道的敬老院——北京東直門街道養老照料中心,表達意圖并得到應允后,他立刻調動身邊資源,邀請一些志同道合的演員朋友和志愿者們一起,很快就促成了第一次公益敬老活動,并取得了圓滿成功。老人們的歡顏給了李土生更大的勇氣和決心,“當我第二個月再去的時候,就有人問我能堅持多久,當時我還在吹牛,真的是在吹牛,‘我們中國人講究60一甲子,那我就堅持60次。’后來我又說,‘八八六十四,我要堅持64次。’然后不知不覺就堅持到了九九八十一次,我自己也沒想到能夠堅持到第100次。我現在的想法變了,這件事沒有終點,有生之年要一直堅持下去。我要給所在地的老人帶來幸福感。”

當李土生跟養老中心的老人們在一起時,他調動渾身的熱情和能量,時而手舞足蹈,時而放情歌唱,老人們都拿他當寶貝,當親人。可是沒人知道,每當有人唱起一首《我的好媽媽》時,他的內心特別酸楚。因為自從父親辭世后,北京霧霾大,母親便回老家定居。并不年輕的他,平日里唯有靠打電話以解惦念之苦。“我一年能跟這里的老人見面12次,但是和自己的媽媽呢,也不過只有春節、清明節、端午節和中秋節這幾次。”

別看只有這幾次機會,李土生卻是不放過每一個細節以盡孝道。“我回家前的第一件事就是染頭發,我的頭發現在是花白,我就要全部染黑,還要換上一身干凈嶄新的衣服,平時不用擦臉油,進家門之前也要特意用上。你不能讓媽媽看到你蒼老、疲憊的樣子,她會心疼的。不光如此,我下車后還會故意蹦蹦跳跳的,跟媽媽調皮,逗著玩兒,這樣才顯得很年輕,哪怕再累都要這么做。每次見面都會給媽媽包紅包,如果有朋友在場,我會提前把紅包包好,悄悄塞給朋友,叮囑他們以自己的名義給媽媽。外人送紅包,媽媽感覺是不一樣的。”每次回家,即便出門應酬,他也要帶上母親,只因為母親愛熱鬧,而且這樣才能最大限度地延長同母親在一起的時光。

若問他動這么多心思、長期這么做累不累?他反倒答非所問地說,“我是人類,怕累就不是人類了”,然后又反問一句,“新華字典里最后一個字是什么字?”不待你回答,他又立即翻出字典一臉嚴肅地說:“是‘做’字。為什么最后偏偏落在這個‘做’字?這是在教我們做人。怎么做人?做字本身就告訴你了,人+故,就是人要做好事做到死。”

經年累月與漢字為伍,從書寫漢字到研究漢字,李土生對漢字有著無比深厚的感情,更有著自己的獨到見解。他信手拈來幾個,闡述了自己堅持做好事的理由:“為什么是羊大為美?為什么善字以羊打頭?又為什么吉祥的‘祥’里面也有羊?為什么但凡含羊字的漢字,它的意思都很美好?因為我們老祖宗認為,羊最善,它吃進去的是草,擠出來的是奶,它一輩子都在咩咩地叫嘛。”

他的解釋如此別致,令人難以辯駁。在講字的時候,李土生顯得愈發慈眉善目,都說“相由心生”,善,又何嘗不是?!

怎么利用网络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