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文化 >書畫名家 > 正文

趙梅生:畫壇“老梅”晚更香

中華英才 作者:范麗慶  圖:趙紫峰 2018-11-27 18:21

核心提示: 中國當代著名畫家、著名美術教育家、優秀人民藝術家、全國教育系統勞動模范趙梅生。

中國美術館1994年、2006年、2012年三次舉辦“趙梅生畫展”,中國國家博物館2015年舉辦“雪海流香——趙梅生90藝術回顧展”;

2005年榮獲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授予的“優秀人民藝術家”稱號;2009年獲得中國文聯授予的“從事新中國文藝工作60年”榮譽證章;

山西太原晉祠公園建有趙梅生美術館。

682073
趙梅生,曾被授予“優秀人民藝術家”稱號和“人民教師”金質獎章

太原市桃園南路,我的婆家住在這條街上。趙梅生先生也曾經在這里居住。如今,每逢回家探親,路過時,我都會不由自主地抬起頭,仰望趙先生住過的那棟樓房,想起20多年前第一次采訪梅老的情景。

那是在一個春風拂面的季節,我因為編務而失約遲到了,梅老在門口等了我足足有一個小時。難忘他大度寬容的微笑,難忘他那張長6米、寬2米的超大畫案。

「 一 」

趙梅生先生已屆93歲高齡,是我國現當代著名畫家和資深美術教育家,曾被國家授予“優秀人民藝術家”稱號和“人民教師”金質獎章。

682072
《米開朗基羅印象》 2001年

他1925年12月出生于山西聞喜縣城,正是梅花盛開之時,其父趙保臣為當地花鳥畫家,故為其取名梅生,由此預示了他一生畫梅的事業。其母楊秋菊擅女紅,為當地剪紙高手。趙梅生的父親在他4歲時即早逝,他的藝術靈性是在母親的剪紙窗花、皮影人物中啟蒙的。

趙梅生12歲時,日本侵華戰爭爆發,他隨母逃難,曾被抓去當勞工,村里去的人都死了,只有他一人逃回。后來讀私塾,得到趙耀青先生指授,習讀古文,臨習古籍木版圖畫,打下繪畫基礎。16歲在陜西咸陽紗廠做童工。因會畫畫,被選為兒童院美術教員,從此走上美術道路。可以說,是父母的遺傳基因賦予他藝術細胞,是民間生活和藝術給予他創作的靈感,而戰亂困苦則磨煉了他自我生存的毅力。

趙梅生屬于自學成才的美術家。他從16歲在兒童院教書,后任教于小學、中學、師范學校,直到擔任太原畫院副院長之前,當了50年美術教師,站了半個世紀的講臺。在他的藝術生涯中,未曾師承名家,甚至幾乎沒有臨摹過古今中外的大家作品。他的美術才能全是憑自己看畫鑒賞,從中悟出來的。他是中國美術史上一朵奇葩。

趙梅生70余年的美術創作生涯,可以分為兩個階段:

前20年是以畫漫畫、連環畫為主。他在教學之余出版過4本連環畫,僅1956-1959年四年中即發表漫畫上千幅,可見其勤勉的程度和創作的激情。他在漫畫創作中引入齊白石的構思,別有新意,受到華君武的贊賞,為此介紹他加入中國美協。他后來的花鳥畫創作,又將漫畫的夸張手法運用到其中,顯示出不同于別人的視覺效果。漫畫對于趙梅生非但沒有成為不務正業的贅疣,反而巧妙地化作他的花鳥畫的營養。

682078
《萬年青》156cm×122.6cm 2011年 山西博物院藏

1960年后,趙梅生由連環畫、漫畫、西畫等雜項轉作中國畫,人物、山水、花鳥皆能,最后金字塔般地集中于花鳥世界,也隨緣而作地著筆于文物懷古、異域感懷,至今已50多年。他多次應聘擔任國家師范美術教科書編著工作,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趙梅生》等10多部專題畫集,先后三次在中國美術館舉辦《趙梅生中國畫展》,其作品為中國美術館、故宮博物院、中南海、天安門及海內外專業機構收藏。

中國美術史上許多大家兼擅書畫印,如吳昌碩、齊白石、張大千等,趙梅生亦如此。他的書法,上溯漢隸,古拙質樸,造型方嚴,獨成一家。至古稀之年,揮刀耕石,不過數年,已精心制作出數百方篆刻作品,成果斐然,且巨印居多,實屬不易。

「 二 」

我有幸多次觀摩梅老現場作畫。他作畫時行筆極快,可以說爛熟于心,潑灑豪放。看他畫墨牡丹,花瓣簡到不能再簡,花葉已面目全非,但牡丹的神韻在。他每天都在畫,每天三張畫,沒有人能夠做到。因此才能達到爐火純青、燦爛輝煌這樣的境地。  

682074
《滿堂紅》 150cm×97cm 2012年 中國美術館藏

我多次聆聽諸多美術大家對梅老的創作給予極高的評價。

出席過延安文藝座談會的老藝術家、中國版畫家協會名譽主席力群先生,1990年在趙梅生第一部畫集出版之時,就為之作序。力群老認為:“他的作品在同道者中顯示出新的風貌。”當時,趙梅生的《十月嶺上梅先開》已獲國際書畫大賽獎,名字已列入日本《當代天下名人傳略》,而力群認為趙梅生的花鳥畫還在探索之中,富有潛力,并未到頭,前途無量。

中央文史研究館副館長、中國文聯副主席、中國美協副主席馮遠認為,趙梅生的創作以花鳥畫為主,但同時也有山水、風景,甚至還有造像和寫生等等,其藝術追求可以說是有別于世風的一種表率。曾任中國美術館館長、現任中央美術學院院長、中國美協副主席范迪安,對趙梅生的畫給予高度評價,認為趙先生是中國畫壇的名家,他的畫既保留了中國花鳥畫反映自然表現自然生機的傳統,又有自己的觀察和新體驗。中國美術家協會《美術》雜志執行主編尚輝說,趙梅生的畫能夠很好地把視覺形式的追求和筆墨逸韻完美結合,在這一點上,當代大寫意花鳥畫做到這種程度非常少見。與趙梅生一起參與修訂美術教學大綱的首都師范大學常銳倫教授,把趙梅生稱為“年青的老頭”。“《萬水千山》俯視山水與大鵬的處理已不多見,而《暢翔圖》則氣魄更大,畫家在太空中,地球成為襯托大鵬飛翔的小小寰球,其立意令人拍案叫絕!”中國版畫家協會理事李允經認為,莊子的逍遙游氣勢磅礴,但莊子的視角也還是仰視,屬于地球而非宇宙。而趙梅生的《暢翔圖》則是站在宇宙之上,他的神思比莊子的翱翔更加高遠。

682077
《彩虹》 180cm×97cm 2016年  首屆絲綢之路——敦煌國際文化博覽會藏

著名美術史論家、書畫家劉曦林認為,趙梅生的藝術經歷,不容忽視的是他所經歷的時代尤其是政治因素的影響。趙的姐姐被還鄉團抓捕,母親被還鄉團槍殺,而他卻在1958年被錯劃為“右派”;“文革”中,妻子被逼退職,五個子女難以哺養,艱苦備嘗。這一切,于改革開放中迎來了壓抑后的爆發,由此鑄造了他剛直不阿的人格和創造奮進的精神。趙梅生對此深有感觸,他說:“坎坷、艱辛、搏斗是藝術家最可寶貴的財富。”

2000年8月,76歲的趙梅生有西歐之行,游歷法國、意大利、梵蒂岡、西班牙之文化,拓寬了他的視野,途中畫了大量速寫,回國后乘興創作40余幅“西歐寫意圖”:《馬德里的八月》《羅丹的作品》《走進畢加索》《米羅的維納斯》……這些作品在構圖、用色、造型等方面都有獨到之處,與其之前的作品風格迥異,很難令人相信是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所作。人民美術出版社總編輯程大利為此發表《用水墨觸摸西歐》,認為趙梅生這組新作,別具格調,用中國畫技法去表現日新月異的新世界,大膽摒棄傳統國畫的某些制約程式,表現出一個藝術家對世界敏銳的感知力和融中西藝術不斷創新的理念。

「 三 」

趙梅生先生的藝術品格中,最突出的一點是求新求變。他主張中國畫要變,時代在變,藝術不得不變。他認為藝術要異于同道。按照他自己的話說:“要畫別人不畫的東西”,“畫前人忌畫的程式”,“不畫在花鳥畫常例中的構圖”。這種“我行我素,力求獨創”的特立獨行精神,與石濤的“我自為我,自有我在”,潘天壽的“不同才是藝術”,是一脈相承的。

682076
《鐵骨英姿》265cm×140cm 2017年 天安門城樓藏

但這種變是不可能一蹴而就的。趙梅生認為創新應該是自覺的,但又是自然的,一味地拼命追求新的風格,難免有斧鑿之痕,令人有做作之感。年輕時,他曾立志用40年打基礎,不急于求成。他的畫風大體經歷了三個階段:初重傳統,繼偏西法,后取綜合。無固定師承反倒使他有了較大的自由度。

趙梅生認為不重復別人易,不重復自己難。他說:“作畫前的立意很重要,意新則畫新,意高則畫高。”他畫梅,畫紛飛雪中的梅,配上健飛的小鳥,以浴雪啄寒贊頌不畏艱辛的拼搏精神;或用大筆橫書硬如棒骨曲似虬龍的枝干,表現梅花傲骨嶙峋的風神,立意和表現手法均不落前人俗套。

趙梅生的花鳥畫中,最精于畫梅。他描繪的梅花形象,不是陸放翁筆下“驛外斷橋邊,寂寞開無主”的冷清與孤寂,而是毛澤東筆下“俏也不爭春,只把春來報。待到山花爛漫時,她在叢中笑”的英雄豪邁。畫如其人。他的梅花圖,已經融入了自身的情感與寄托,是他人生追求與藝術追求的濃縮與結晶。

682075
《華山》 180cm×97cm 2015年 中國國家博物館藏

讀出了趙梅生先生筆下的梅花,當可以理解他的藝術精神。那是他對于人之堅強意志品格的熱情歌頌。在梅老的筆下,梅花沒有單支獨開的,都是花團錦簇的,是團結的,熱烈的,燃燒的。這一感情,燃燒在他的梅花圖中,也燃燒在他的其他題材的花鳥作品中。

著名美術理論家、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邵大箴先生,對趙梅生的花鳥畫評價極高,認為在中國畫史上是獨一無二的。他說:“趙梅生從古今中外藝術大師的作品中吸收營養,既學習造型方法,又思考創作原理;他更熱愛民間藝術,從質樸、大氣、大俗大雅中獲得許多啟發。他有勤勉的態度,踏實的作風,不斷尋找適合他的性格和素質的繪畫語言。他求教于古人,體會傳統中國畫的觀念和技巧,掌握筆墨功力。經過長期的實踐,達到不凡的境界。”

「 四 」

趙梅生是山西人。山西的中國畫比較薄弱,解放初期在全國排得上的只有年畫和版畫。但山西的人文地理環境,對他的藝術成就有非常大的作用。山西歷史上有傅山,傅山是醫學家,也是書法家、美術家。山西有五臺山,有云岡石窟,都是民族藝術瑰寶。他多次邀請美術界同人到五臺山、云岡游學。梅老是第一個在中國美術館舉辦三次展覽的人,每次都是新作,而且一次比一次好。年逾九旬還創作出丈二尺幅的鴻篇巨制《上下五千年》,集山水、花鳥、人物于一體,翰墨繪偉夢,令人嘆為觀止。

682079
《巍巍太行》144cm×367cm 2014年

梅老晚年下功夫培育新人。他是從事中小學美術教育的,是全國教育系統的勞模,他多次在各種場合,甚至在國家博物館舉辦的“趙梅生90藝術回顧展”研討會上,定義自己的身份:“實際上我是一個老師,第一職業是當好老師,第二是業余畫一點畫。這些作品都是業余畫出來的。”在太原師范學校,他自編適合學生使用的美術教材,力推簡筆畫教學,將其列為學生的基本功。這在全國師范院校是首創。他當中學老師時的一些學生,早已是畫壇名家,如中國版畫家協會理事李允經,中國國家畫院畫家、白洋淀詩書畫院顧問王迎春等。

趙梅生先生淡泊名利,一生坦蕩。多年來,他陸續向中國美術館、故宮博物院等單位捐獻精品畫作;包括為紀念母親用血淚凝結畫成的《秋菊圖》,也捐給了家鄉聞喜縣。目前在太原晉祠公園已經建起趙梅生美術館。“活到老,畫到老,捐到老,把最好的畫捐給國家,捐給人民”,這就是梅老的人生目標。

682080
《撼山易撼我中華難》180cm×97cm 2015年

他的話令人想起杜甫的詩:“丹青不知老將至,富貴于我如浮云”。趙梅生先生如今已是93歲高齡,依然筆耕不止。他有一顆永遠不老的心,依然是創新路上的“90后”。

丹青不老,歲月如歌。

人物簡介

趙梅生,1925年生于山西聞喜。中共黨員。中國當代著名畫家、著名美術教育家;山西美術界領軍人物。

從1942年起,先后擔任中小學、師范院校和大學美術教師,從教從藝70余年,多次被教育部特邀編著國家師范院校美術教科書;為中國畫學會創會理事、太原畫院名譽院長。

1994年、2006年、2012年三次在中國美術館舉辦“趙梅生畫展”;2015年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辦“雪海流香——趙梅生90藝術回顧展”。1997年參加文化部主辦“迎香港回歸中國書畫大獎賽”,榮獲“成就獎”。2008年北京奧運會期間,應國際奧委會、文化部和北京奧組委特邀出席“中國畫家彩繪聯合國”活動和“奧林匹克美術大會”,并被授予奧運火炬。其作品多次參加國內外各種大型美展,先后被故宮博物院、中國國家博物館、中國美術館、中央美術學院、山西博物院等海內外專業機構收藏。人民美術出版社先后出版《中國近現代名家畫集——趙梅生》《中國美術家作品集——趙梅生》《中國近現代名家趙梅生作品選粹》《走向高峰——當代中國畫名家作品集·趙梅生卷》等30多種專題畫集。趙梅生秉持“活到老、畫到老、捐到老”理念,多年來,陸續把大批書畫作品捐贈國家和省市各級博物館、美術館。中央電視臺推出《中國畫當代名家大型紀錄片——趙梅生(上、下集)》。

趙梅生曾任山西省人大代表、太原市政協委員,榮獲太原市“特殊貢獻藝術家”“百位為太原解放和建設做出突出貢獻的共產黨員”稱號。1989年被教育部評為“全國教育系統勞動模范”并榮獲“人民教師”獎章;2005年被國家科學技術獎勵大會授予“優秀人民藝術家”稱號;2009年獲得中國文聯授予從事新中國文藝工作60年榮譽證章。

山西太原晉祠公園建有趙梅生美術館。

(2018.11.16 第22期)改革

怎么利用网络赚钱